八月初八块八毛八

莫说福祸,不问归期

不要再你的父母面前

谈论你的理想抱负情怀

他们只会骂你然后让你去学习然后拿你当个笑话说你个小孩懂啥

殊不知他们有杀死了一个爱着他们的孩子

搞了个正经的盾冬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发出来

【4】新生入学指南【漫威】【多cp】


1.私心盾冬_(:з」∠)_求求您了让我打个盾冬tag

2.八千多虫绿太他妈爽了

3.tag见cp

4.前面戳我看,链接太麻烦了

————————————————————————

哈利坐在马车上,头有点疼。

他是一个斯莱特林,斯莱特林是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举动的。他甚至没有告诉安德鲁--他知道了韦德想要带走彼得,高天尊拦下了韦德,代价就是他欠了高天尊一个人情。

意思就是无论高天尊想让他干什么--除了杀人,他什么都得做。

洛基和巴基一言不发的坐在他对面,克林特在他旁边。

他和高天尊签下不可反悔咒时,洛基的脸阴沉的仿佛摄魂怪,巴基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拦着洛基,即使巴基的表情也是紧紧的皱着眉头。

而克林特当时只是叹了一口气,疲惫的抹着脸。

高天尊告诉哈利,韦德想要靠彼得逃出霍格沃兹,当时他已经说服了韦德,但也只是暂时的,等到了霍格沃兹,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教授们。

洛基的声音拉回了哈利的思绪,“斯莱特林的脸要被你丢尽了。哈利.奥斯本。”洛基阴郁的声音使气氛更加压抑,他靠在一旁,像极了真正的邪神。

“目的,耐心,精准,”巴基也开了口,声音依然是软的,但是听起来却仿佛毒蛇,慢慢收紧:“你做出的这项决定符合哪一条?”他拿出手帕擦了擦手,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克林特可能是最温和的,即使他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奥斯本,你失控了。”

哈利紧紧地抿着嘴,高天尊的大名霍格沃兹无人不知,几乎霍格沃兹所有人都和他做过交易,或许是为了一盎司的浓缩顶级福灵剂,也许是为了一只羽毛钢笔。

只有斯莱特林例外,斯莱特林永远不允许让这样一个变化无常的人渗透到斯莱特林之中。施密特教授坚定的站在巴基和洛基这边,坚决反对斯莱特林任何人和高天尊做出交易,甚至在全霍格沃兹立下誓约,发誓不会让不三不四的人和高贵的斯莱特林做出交易。

哈利知道他们不会告诉各位教授交易的事情,以他们的影响力足以把这件事请压下去,至少不让施密特教授知道,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他的怒火。

他们都是最纯粹的斯莱特林人,柔韧,狡猾,利益至上,崇敬荣耀。

但是哈利却突然不是了。

他开始变得像满腔热血,先行动后计划的格兰芬多,不顾一切的去完成自己的愿望。

所有的斯莱特林们,即使他们的爱人是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甚至是食死徒,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去改变自己而去迎合谁,他们所做的一切与其他事物一纳特关系也没有,他们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出自斯莱特林的个人意志,那是他们骨子里面的银绿色。

那是他们在分院帽的激励下出现的颜色,挖掘出了真正的自己,就再也不会再次掩埋。

但哈利感觉得到,他正在一点点心甘情愿的掩埋自己,只是为了这该死的,一无用处的爱情。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像巴基他们一样,爱着对方连矛盾都可以一起爱。

他和安德鲁在这一个暑假吵了很多次,只是为了无足挂齿的小事,一个盘子的颜色,出行的规划,他们都可以吵起来。每次吵完架后都是帕克主动道歉,他舍不得让哈利伤心,忍受他们之间的冷战。

但是哈利知道,矛盾就是在哪里,你只要不解决他,矛盾会一直存在。他们总有一天会因为这些源自本性的矛盾给压垮,或许他们仍然相爱,但他们在一起已经变成了一种折磨。

哈利深深地恐惧着这种可能性,不想接受,也接受不了。他知道帕克已经非常努力的在改变自己,变得不在那么冲动,变得不在那么固执。

但是这些也同样是帕克最深处最纯粹的自己,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改变。

他喜欢彼得,因为他很可爱,因为彼得是帕克的弟弟,因为他想慢慢的一步步做出改变。

这是哈利.奥斯本无声的退步与爱。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谁都不确定多长时间,马车停了下来,学生们涌进了礼堂。

宴席的温暖灯火,暂时驱走了身上的寒冷。

哈利有些恍惚,他看到洛基和巴基说了些什么,起身去到了格兰芬多桌上,叫走了索尔和史蒂夫,然后他们找到了泽维尔教授,有拉走了刚刚进来的托尼,娜塔莎,斯科特和琴。

哈利很困,头还很疼。

他们是再给我收拾烂摊子吧。哈利要睁不开眼睛了,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帕克焦急的投过来的目光。

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帕克悄悄溜到了哈利旁边,没有管彼得。彼得正在跟着韦德挨个桌轮着吃,根本不用帕克管,他被分到了格兰芬多,但是现在已经没人有精力去恭喜这只小格兰芬多狮了。

老师们都对哈利和帕克秉持着看不见的态度--事实上今年的人事变动非常大,几乎没有几个能一直教下去的教授了。

过了好一会儿,校长要开始讲话了,洛基他们八个人才鬼鬼祟祟的溜进来,没几个人看到。

帕克感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了拍。

是洛基。

“你出来一下,”洛基捋了捋头发,能看出他也很累。“我有话跟你说,是关于哈利的。”

帕克点了点头,把哈利旁边的刀叉拿到了一旁免得刺伤他。

————————————————————————

算是写出了蛇绿和狮虫的矛盾吧

他们太年轻了,只能自己慢慢学着如何去爱





【3】新生入学指南【漫威】【多cp】

1.诈尸

2.cp看tag

3.终于到三代贱虫了,心酸,贱虫一小步,我的一大步

4.想看前文的话戳我看吧我真的不想放链接了好他妈难啊

——————————————————————————

霍格沃兹的特快列车呜啦啦的驶进车站,人群鱼贯而入。

车厢里闹哄哄的,一年级的新生在车厢里疯跑着,把一只可怜的灰鼠崽子扔来扔去。彼得好不容易从一群围观学长的新生里挤出来,却发现自己的手机丢了。

“哦不,”彼得丧气的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棕色头发,他可没有多余的“麻瓜币”去多买一个新的手机。所以彼得皱着自己的小鼻头,又钻回了人群中。

“呃......请让让!!谢谢!”彼得伸出一只手瞎扒拉着,他发誓他在某个人的座位上看见了自己手机的影子。

但他忽然控制不了自己,“扑通”一下,被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给踹到了地上,还伴随着一句若有若无的“小弱鸡”。彼得羞红了脸,他目光所及的所有人都在大笑着,还有好几个女生——彼得的袍子被撕坏了一大截,露出了他还没来得及换的背带短裤,也就是他们眼里的麻瓜衣服。

他拽了拽,他们笑的更大声了。

小彼得的眼眶酸酸的,简直要哭了出来,他想要去找帕克和哈利,在他们的怀里哭,让他们去教训踹他的那个流着鼻涕的小胖子——他知道这有点丢脸,但是他真的很想。他想要让自己的手臂撑着地面站起来,但是座椅磕到了彼得的手臂,他一点也使不上力。

彼得委屈的不行,他摸了摸自己的腰上,连法杖也不知道滚落到哪里去了。

彼得终于忍不住了,一滴眼泪悄悄地滑了出来,彼得吸了吸鼻子,感觉自己要忍不住了。

“修复如初,”一个声音响起,声音盖不过孩子们的笑声,但是魔法的光芒却足以让他们闭嘴。

彼得感受到自己的脚踝上面有了布料的触感,摸一摸,袍子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然后自己又是突然又悬空了起来。

命运扼住了我的后脖颈。

彼得被提了起来,陷入了一个怀抱。他也穿着袍子,但是他的脸上却覆盖着一层红色面罩。

但是彼得根本看不到,他下意识的钻进了面罩人的怀里。

“魔杖飞来。”彼得头顶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彼得的手里又被塞进了一个十又四分之三长的法杖。
彼得抬起了头,对上了那双眼睛。

很多年后,韦德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彼得去看一部彼得找到的麻瓜老电影。当爆米花吃完之后,彼得抹了抹嘴角,抬起头,也是看到了这样一双注视着他的眼睛。

小彼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带走了,留下一车厢的新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巴基坐在斯莱特林的车厢,把行李箱放在一旁,给一会来的洛基留下了位置。巴基做了好久好久,久到看完了飞天扫帚大全,洛基才姗姗来迟,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领子,坐了下来。

“别抹你头发了,就那几根还整理什么。”巴基看着洛基箱子压着的自己刚买来的巧克力蛙,说。

洛基白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要和你那个青梅竹马坐到格兰芬多车厢去呢。”

“你没有我也很惊讶。”

“我和他没关系我再说一遍,他是我哥哥。”

“呵。”

哈利坐在对面心灰意冷:“你们俩下次再撕逼不能放个闭耳塞听吗?上次宿舍里为什么集体举报你们俩心里没点b数吗?”

克林特想起了那个黑暗的夜晚。

他们躺在床上裹紧了记几的小被几,乖乖的上床睡觉。那本来是一个很平和的夜晚,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罚禁闭。

“各位,我最近学了一个中国的绕口令,我把他改成了英文版,你们要听吗?”洛基突然大胆发言。

“诶,那说说吧您。”巴基听声音似乎是翻了个身。

“咳咳,听好了啊。”洛基清了清嗓子。

巴基的声音传来:“开始吧您。”

其他人都习惯了,洛基就是看不得他们安生,等他爽完了就好了。

“今儿我请您吃……”

哈利直觉感受到了不对,刚想叫停,可惜已经晚了。

“别……”

“煎鸡蛋,煎培根,煎土豆,煎牛排,煎羊排,煎鸡胸,苹果派,南瓜派,桃子派,香蕉派,草莓派,樱桃派,西柚派,全麦面包,黑麦面包,麦麸面包,大麦面包,黄油面包,芝士蛋糕,戚风蛋糕,舒芙蕾,布朗尼,蓝莓慕斯,草莓慕斯,树莓慕斯,蔓越莓慕斯……”

他就这么叨叨了半个小时,其中夹杂着巴基的捧哏。

“嚯!”

“行啊您。”

“还继续啊?”

“厉害啊!”

“我听着呢。”

最后以斯莱特林集体去厨房偷吃被查尔斯抓到未结果,但是并没有扣分,也没告诉别人。

毕竟为什么大晚上查尔斯也会在厨房门口呢?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然后继续说彼得。

哈利离不开斯莱特林,毕竟全斯莱特林靠谱一点还能镇住其他人的也就他了,洛基和巴基?他们俩不领头闹就不错了。

他还想去看看小彼得来着,加菲也离不开格兰芬多,本来想带着小彼得来斯莱特林或者和加菲去格兰芬多的,结果谁知道他自己倒不愿意跟着,非说要自己去交几个新朋友。

还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哈利有点担忧,他已经体验到了做父母的感受,生怕自己家孩子被欺负,虽然小彼得很成熟,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孩子怎么说都还只是孩子,委屈了就应该被按在怀里揉。

哈利拿出了手机,上论坛看了看。一看不要紧,肠子都悔青了。

小彼得让韦德威尔逊给带走了,早知道不管怎么忙都应该带着小彼得一起的。

哈利狠狠的把手机拍在桌子上,手机都快拍坏了也不心疼,毕竟有钱。

惊得真个车厢是一阵安静,几个和哈利不熟胆子小的斯莱特林连大气都不敢出。

巴基坐到了哈利旁边,皱着眉问:“怎么了?”

“小彼得,就是加菲他弟弟,让韦德给带走了。”

“那……应该没太大事儿了吧,韦德每年也就是玩玩,咱们这届让韦德抓了个遍不也没啥事儿吗。”洛基顿了顿,有些迟疑的说。

“不一样!!”哈利恶狠狠的咬着牙说:“彼得还那么小,一开他就很没有安全感,要是出了心理阴影怎么办?!”

克林特叹了口气,哈利一定是很懂小彼得的感受的,他安慰着哈利:“没事儿,我们带几个人去找,你在论坛上问问,实在不行去找高天尊。”



挂抄袭

真的很有意思自己家cp想不出来就抄别人家
可以的

玻璃蓝眼珠:

去年1月的时候有妹子通过纪翌太太找到我,说有一篇雷安文非常巧妙的“借鉴”了我写的Girlfriend。





这个ID链接现在点进去是这位作者: @情话骗子 





当时我确实不上lofter很久了,懒得做调色盘挂人。同时这位作者也确实高招,即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写的是出自哪篇文,但要是真做调色盘未必能坐实证据,我那时候没劲去追究。现在这位作者也早就删文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去找过她,告诉她这种行为叫做抄袭,总之她从头到尾也没有良心发现来找过我。现在是无从对证,但是你这篇雷安的文是怎么来的,不用证据,我想你心里最清楚。




然而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两天有妹子发现,有人再次“模仿”了Girlfriend。




这篇文真是何德何能。






感谢这位小天使帮我维权,要知道我碰到这种事基本是佛过去的。这位作者现在也删文了,没来找过我,按文章链接点进去,她的lofter主页是这位:


 @学会画画 





我何德何能,《女朋友》这文何德何能。我之前说过,这个文可以搞成开源,哪怕你是接着我的往下写,只要你写的是盾冬的故事,我都非常欢迎,但是冒出来这些不知道什么cp跑出来糟践盾冬,作者不常出来活动就可以随便欺负,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现在已经都删文了,那么我也不要对方道歉,更不接受任何解释,反驳,自证清白。我不会告人骂人,发这些只是想让每个看到的人知道,盾冬《Girlfriend》这个文被哪家的谁抄袭过,并且抄袭者在被发现后除了删文无动于衷。欢迎每个盾冬女孩踊跃转发,扩散。




感谢发现抄袭并勇敢帮我维权的小天使们。




占tag抱歉。

没死

还发出了周更的声音

【2】新生入学指南【漫威】【多cp】


1.cp见tag

2.个人私心每章都会有盾冬

3.一二代虫绿,三代贱虫

4.建议和【新生入学注意事项】搭配食用

5.祝我们世界上最甜的塞老师生日快乐!!

———————————————————————

也说不上来具体是怎么样,就是心里泛酸,就像听八百个曼德拉草齐声咏唱一样,就像被光速的鬼飞球打中了胃一样。

难受。

自从他们确定关系之后巴基的确是收心了,不再去找他前十几个女朋友了。他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感情是全霍格沃兹出了名的好,巴基的精神状态也停止了恶化,逐渐好了起来。

一切都在步入正轨。他们俩甚至规划好了未来的日子,巴基想留在霍格沃兹任教,而史蒂夫就去魔法部。

但是史蒂夫依然会有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不是对巴基,是对自己。

他和世界上唯一紧密的联系或许就是巴基了,他真的很害怕自己会突然醒来,发现还是昏迷中的一场梦,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他握紧了巴基的手,一声不吭。

巴基也什么也不说,把自己的手穿插在史蒂夫手指的空隙中。

十指相扣。

史蒂夫知道,就算这是场梦,但至少现在他还没醒。

走了五百米不到,他们俩目睹了三遍哈利带着彼得穿梭于各种商店,后面跟着帕克,他身上的怨气快要实体化了,史蒂夫以为哈利身后跟着一个食死徒,差点就要掏魔杖了。

然后再五分钟后,他们出现了第四次。

史蒂夫甚至想过就算把他打死别人也会认为帕克是食死徒吧。

但是这次帕克终于不冒黑气了,因为哈利拽着他的领子亲了一下。

不冒黑气了,冒粉色的傻气。

巴基叹了口气。完了,狮蛇cp石锤了。

然后迎头撞上了又一对狮蛇。

“你就仗着姐姐不在欺负我吧。”洛基推着自己脸上的一颗金毛狮子,一脸嫌弃。

索尔没回答他,又往洛基脸上啄了一口。

巴基翻了个白眼,从史蒂夫手上抢过笼子,里面的雕枭尖利的嚎叫。巴基把笼子塞进洛基怀里,差点掉出来,洛基又手忙脚乱的抱住,瞪了一眼巴基。

“你要是不给我好好解释一下,我就把你石化。”

“......给你的。”巴基憋了半天,说出来这一句话。霍格沃兹所有女孩子都收到过巴基的礼物,或许是没有恶心味道的比比多味豆,或许是一大盒巧克力蛙,或许是詹姆斯巴恩斯亲手画的画。但是从来没有男孩子接到过詹姆斯巴恩斯的礼物。

洛基是第一个,史蒂夫这么想。心里那种酸酸的感觉又出来了,心脏好像被施了阻隔咒。

洛基诧异的看了看巴基,又看了看史蒂夫。最后耸耸肩膀,把笼子又塞到索尔怀里。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就是道歉,不许反驳,所以我给你和我一起逛的荣幸。”洛基拉起了巴基的手,“还有,你说那只...嗯......雕枭——叫他Lokison,怎么样。”

巴基的脸瞬间像吃了五百磅鹰头马身有翼兽的屎一样难看。

久闻洛基起名的能力,果然名不虚传。

洛基察觉到了不对劲:“说话啊,你啥意思,不说话,是不是针对我,是不是看不起我,是不是?”

“我不是我没有。”巴基依然是吃了屎的表情。

“那我名字起的怎么样?”

“妙......妙啊!”

史蒂夫和索尔已经在后面听傻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斯莱特林两位男神之一的儿子,是一只鸟,还是只雕枭,沙雕还欠削的那种。

索尔缓过神来,看鸟的眼光也不一样了。

Lokison,这是他和洛基的爱情的结晶啊。巴基他本质上就是个送子观音啊!!

索尔看那只鸟和巴基的眼神更加温和了。

史蒂夫看见索尔的眼神就知道,他那颗屹立在黑洞中的脑子开始了工作,不眠不休。但是史蒂夫不准备阻止,因为他还在酸着呢。

“哈利哥哥,他们四个怎么回事儿啊。”小彼得一手拿着一个巧克力蛙,一手拉着哈利的手,大大的眼睛里装满着大大的疑惑。

哈利.奥斯本笑了笑,说:“等你再大一点就知道了,那时候你会巴不得不知道,无知是保护你的一把小伞。”说完又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你看到了那个山姆叔叔了吧,他就是知道的太多恨不得不知道。”

帕克也补充道:“等你到了霍格沃兹,你就会发现,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一抓一把那种。”

路过的山姆叔叔大大的眼睛里也是满满的疑惑:“明明同龄凭啥你是哥哥我是叔叔???”

再说山姆。

自从差点被帕克把肥舌太妃糖扔到嘴里之后,他就一直在笑话店里游荡。反正东西都已经买完,就等火车了。

谁知命运这个老王八蛋不放过他。

一看楼下就看见了拉文克劳的小教授正在兴致勃勃的拿着一个小型的礼花玩,“砰”的一声炸出彩条和金箔,洋洋洒洒的落在他的头上。然后小教授又多了一对软趴趴的兔子耳朵,然后被拉文克劳的那群毒唯围起来,还有个胆子大的银发小男孩撸了一把。

最后以傲罗办公室主任,艾瑞克.兰谢尔赶来,给上手摸的那个银头发孩子施了一个咧嘴呼啦啦众人才散了。

山姆冷笑着看着后续。

艾瑞克把查尔斯摁在墙上,直接就吻了上去,查尔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动不了了。等他们俩分开的时候查尔斯才发现艾瑞克还一只手放在他的耳朵上揉——头顶上的耳朵,气的,或者说羞得查尔斯直接回了一楼,艾瑞克赶紧追了上去。

十分钟后耳朵消失了艾瑞克还有点失落。

失落你妈啊失落!你们是选择性失明吗???我就在你们上面看着诶???

然后山姆有失魂落魄的走出笑话店,遇到了史蒂夫和巴基,他笑着凑了上去,想要打招呼顺便告一下帕克的状。

“史蒂夫我告诉你,我来的时候帕克他......”

然后擦身而过。

山姆:??????

然后他继续走,又看到了洛基和索尔,山姆没有放弃,他又走了过去。

“诶我告诉你们啊那个帕克他......”

然后再次擦肩而过。

“呵,情侣的嘴,骗人的鬼。”

山姆冷漠的想。


——————————————

813第一发

看看我今天能码多少

桃包是真的没有勇气挑战了

那就更盾冬祝我们包子生日快乐吧

【1】新生入学指南【漫威】【多cp】

1.hp太棒了!

2.建议和hp论坛体一起看

3.cp见tag

4.【高亮】三虫设定!一二代虫绿!三代贱虫

————————————————————

彼得.赫兰德.帕克今天醒的很早,因为他今天要去伦敦准备上学的东西。

隔壁的莱德不想去买书和校服,更不想上学,小彼得可以听到他死死的扒在门框上哭,这搞得彼得很是不解。

上学一点也不可怕,我希望我能早点去学校!

彼得轻轻的掀开被子下了床,轻手轻脚的,一把椅子或一个玩具都没有碰到,他打开自己的衣柜,穿过层层叠叠的衣服,最后掀开了自己的万圣节蜘蛛侠装,下面放着一个盒子。

小彼得轻轻的拿出来,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信封。小彼得犹豫了一会儿打开信封,拿出了叔叔给他的旧手机,找到了霍格沃兹的论坛。这个论坛明晃晃的白底紫字写着“麻瓜勿进”。

梅姨托她认识的一个魔法部职员把小彼得送到了对角巷,告诉他在丽痕书店你乖乖等着。小彼得乖乖的坐了十分钟就耐不住了,拿起带自己来的叔叔陪自己买的魔杖就冲了出去。

小彼得抓着自己的魔杖,山毛榉木,十又四分之三,龙心弦,修长而又柔韧。小彼得兴奋的乱挥舞着魔杖跑在对角巷里,冰激凌店大叔看他是新入学的孩子还免费给了他一支香草黑巧克力的冰激凌。

然后小彼得继续挥舞着魔杖乱跑。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梅姨让他乖乖在魔杖店等人接他。

这时候一只手握住了小彼得的魔杖:“不要乱挥舞魔杖,虽然你还什么魔法也不会但也可能造成魔法失控。”彼得乖乖的把魔杖放了起来。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冲着娜塔莎笑。

“你就是娜塔莎学姐吧!我是新入学的就是论坛上那个!!我以后不会乱挥魔杖了对了学姐!我叫彼得帕克!!”

娜塔莎本来微笑着看着他,听到名字时却愣了一下,脸色怪异的拿出手机噼里啪啦的打字。过了大概一刻钟后,娜塔莎终于抬起了头,对着小彼得说:“我觉得你有必要看一下论坛。”

对角巷内,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女人带着两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丽痕书店门口,高一点的男人,或者说青年轻轻的扶着有点晕的另一个青年。海拉翻了个白眼,收起魔杖走进了书店,眼不见心不烦是她一贯的传统美德。

大彼得,或者说帕克和他的男朋友哈利.奥斯本被顺路的学姐从魔法部带到了对角巷。

哈利有点不自在:“安德鲁,你弟弟会不会不喜欢我?”帕克有点怪异的看了一眼哈利,说:“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哈利了,还是洛基用复方汤剂伪装的。”
他在袍子下牵住了他的男朋友的手,不断的蹭啊蹭,就像晚上他们在壁炉旁,哈利窝在他怀里,而他就喜欢嗅着哈利身上的松香味道然后不断的蹭着哈利。“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够了,而且我弟弟不喜欢你或者喜欢你,他又能怎么样?反正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是我。”

先是在论坛上发现自己的亲弟弟进入了霍格沃兹,然后又被梅姨叫去接弟弟,这一系列事情打了帕克一个措手不及。他没有给彼得介绍过哈利,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在霍格沃兹学习。帕克其实也有些担忧弟弟不喜欢自己的男朋友,虽然自己肯定是护着哈利。
但是那时的帕克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这两年过得是什么日子。

家养小精灵见了都要说声惨,洛基见了会沉默,索尔见了会流泪。

小彼得一手牵着哈利一手牵着帕克,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山姆从笑话店里探出头,吹了个口哨打趣着他们:“孩子都有了?挺快啊!”帕克冲他扔了一个肥舌太妃糖,可惜的是没有扔进山姆嘴里,吓得山姆差点摔倒在地

其实帕克脾气很好,放在以前这种玩笑他会接下来。但是帕克现在很不爽,非常不爽。

自己弟弟来了的第一句话是看着哈利说:“你好帅啊!”

帕克当时就懵了,哈利也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抱起彼得亲了一下。

帕克更懵了。

然后他们就在对角巷逛了一上午了。哈利带着彼得买了一磅的鼻血牛轧糖和昏迷花糖,他们两个还吃了一盒比比多味豆。

不是帕克吹,哈利吃比比多味豆这么多年吃到的都是巧克力布丁味,肉桂味,苏打水味,香槟味什么的,堪称欧皇在世。但这次哈利连吃了五个全是泥土味,红辣椒味等等,帕克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帕克看到了哈利偷偷把自己挑出来的放到彼得那一边。

帕克感觉自己要失宠了。

然后他们去买好了彼得必需的用品。哈利带彼得挑选了猫头鹰,他们选了一只角鸮,棕色的羽毛非常的“霍格沃兹”。

帕克坐在猫头鹰商店的沙发上,默默地提走了一只变形兽伪装成的老鼠,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帕克沉默着,直到旁边的变形兽又被扔走,沙发凹陷下去。

帕克往后靠了靠,吸了吸鼻子:“你们俩来猫头鹰商店干嘛。”

金发碧眼的巫师抹了抹脸,也往后靠,但眼神一直盯着也在挑猫头鹰的黑发巫师。

“巴基要给洛基挑个礼物,他说因为他没联系洛基出去玩洛基生气了。”

“我记得洛基有猫头鹰啊。”

“被索尔不小心砸断腿了,应该是只能养老了。”

“索尔还好吧?”

“还活着,你和哈利来干吗?”

“我弟弟今年来霍格沃兹上学,我和哈利陪他买东西。”说完帕克苦涩的笑了笑,“然后哈利除了让我拿东西和让我看一会儿彼得之外,一句话都没和我说。他之前会和我说我爱你的!!”

史蒂夫欲言又止。

帕克冷笑一声:“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爱的根本不是我,是彼得。”

巴基拿着一个笼子走了,史蒂夫也迅速站了起来,拿过巴基手上的笼子,里面装着一只雕枭。史蒂夫和帕克打了个招呼,就去结账了。

帕克觉得这个罗杰斯也在针对自己,他走的好快。

“我觉得这个挺适合洛基的。”出门之后,巴基拿起一块滋滋蜜蜂糖嚼了起来,说话含含糊糊的,“沙雕,还欠削。”

史蒂夫笑了一下,没接巴基的话茬。

他们走进了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他们两个的袍子和斗篷都要换了,半大小子的个子即使站在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授的面前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之前就已经量好了尺寸,摩金夫人看到他们进来就拿出了两个大纸袋,里面各有三件缀好银色标牌的长袍和一件斗篷。

巴基拿起袋子,对着摩金夫人笑着说:“谢谢您,衣服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好。”摩金夫人笑的眼睛迷城了一条缝。

摩金夫人一直很喜欢巴基,或者说所有女性,无论年轻年老,巴基都很会讨她们欢心。

史蒂夫有点轻微的不舒服。

——————————————————————

写出删

等我文笔上去了

一定要把我所有爱的cp写一下久别重逢

他们会拥抱,会接吻,会牵着手去吃饭,会一起坐在长椅上看星光闪耀霓虹灿烂,会躺在床上讨论世上不明了的一切,会在第二天早上去看日出和潮起潮落

他们会坐在雾气缭绕的小酒馆的吧台旁相视一笑,一点也不怕喝醉,因为有人会把你扶回去害怕什么呢?

他就是他的光,只会为他一人闪耀。感受世界第一缕阳光照在脸上,和身旁的他触手可及的感受

不会有迷惘,即使是站在这大千世界也依然行有方向,这就像一场可以实现的美梦。

只因为有他。